荆门新闻网首页>>荆门新闻|警方在线|市委书记专属版|视频中心|更多专题

悦学网
您的位置: 悦学网 > 教师专栏 > 正文

焦祖仁:在理解宽容中成长

  岁月匆匆,花开花落。我从教已四十个春秋,一直在漳河库区几所乡村学校工作。这儿包容了我所有的喜怒哀乐,刻载着我每一步坚实的脚印。日子在反复中编织出一个个美丽的故事,我在平凡中吟唱一首首动听的曲子。跟孩子们相处成了我和他们之间一道亮丽的风景线:我用心感受着孩子们跳动的脉搏,我用耳朵聆听孩子们每一声欢笑,我用眼睛迎接孩子们每一张笑脸,我用嘴巴和孩子们悄悄对话……

  在老师眼里,学生的学习成绩、道德标高是不一致的,这就正如人的手指,十个手指伸出来也是长短不一的。一般来说,老师都比较喜欢那些成绩优秀、品行端正、听话乖巧的优秀生,而对于那些基础薄弱而又调皮捣蛋的差生,往往是提起就头痛,恨不得早日逐出班门脱其羁绊而后快!老师痛其不才,怒其不争,甚至有时候在心里恨其不走!“痛”也好,“怒”也好,“恨”也罢,总之,对他们没什么好脸色!也是,谁见着自己的弟子正道不走走斜道,不痛?一次次苦口婆心的教育不见成效,不怒,不恨?人之常情呀。可是,痛过,怒过,恨过,你爱过吗?在横眉怒对两败俱伤的不智之举后,为什么不另辟蹊径,试试让差生沐浴“爱”的阳光?在理解宽容中成长。

  2007年9月,我担任五年级一班班主任。全班五十人,来自五省二十县(市区)。因为学生们的父母大多数是农民工,学生们随父母辗转求学。学生们大多是学习不好,调皮捣蛋或者是在家休学几年再进校门的孩子,可以想象这个班级的复杂性。那我们就说说袁博文同学吧,在后来的课堂上,我发现有一个胖墩墩的男生总趴在桌子上睡觉,每一次我都是悄悄地走过去轻轻拍拍他,轻声问他怎么了?是不是病了?他总是抬起头,望我一眼,也不回答,我看见的是一双不耐烦的眼睛,一双无所谓的眼睛,我没有反感,见他好象没病,也就不再追问。可是后来我发现,几乎每次上课,他总是听不了多大一会儿就趴在桌子上,很懒散的样子。

  通过家访知道了袁博文同学的过去:刚出生因病手术麻醉影响了记忆力,父母离婚随父生活,父亲常年在外打工无力管教,寄养在奶奶家,奶奶对他溺爱过度。致使他无心学习,纪律散漫,无视老师,屡教不改。

  对这个学生我与任课老师协商好,他的作业不能逼得太紧,“生命诚可贵”,万一有点儿什么闪失,我们可对不起他的家庭啊!每次与他奶奶见面,她奶奶哭诉着这苦命的孩子,而我也时常会在一旁陪着掉眼泪。是呀!可怜天下父母心。我们做教师的,能教上他几年呢?然而他的家人,却要面对他一辈子,怎能不心碎呀!

  面对这样的学生,我心里暗自嘀咕,碰上刺儿头了,看来我得花些心思改变他!

  有一天早上,陪寝老师就跟我反应:“你们班的袁博文真的挺讨厌的,晚上自己不睡觉还去敲打别的孩子,自己想到处走就到处走,不听老师的话。”于是,我就把袁博文同学叫到我的身边,我问了他晚上的事情,孩子很老实地点点头,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,然后,有点委屈的告诉我:“焦老师,我想家了,想我奶奶了,我想回家。”看着孩子那一脸伤心的表情,满腹批评的话一下子就说不出来了,我摸了摸孩子的头:“老师知道了,袁博文是想奶奶了,是不是?没事,你乖乖地听话,表现好,周五放学你就可以回家了。”孩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中午睡觉时,问题又来了,先是不愿意上去睡觉,我连拉带拖带哄骗,折腾了半天好不容易上去了,我刚躺下来,陪寝老师电话又来了:“焦老师,袁博文又要往下跑了。”我无奈,只好又跑到宿舍,刚上去,孩子就往楼下跑,我撒腿跟着他追,等我追上他时,已经快到教室门口了。孩子再次跟我说:“焦老师,我想爸爸了,我要回家,我不要睡觉,你给我奶奶打电话,我想奶奶了。”这时,我也火了,说:“好,我现在就给你爸爸打电话,让他来先揍你一顿,然后把你带回家,太不听话了。”似乎说“叫爸爸揍你一顿”这句话起作用了,孩子紧张地说:“你不知道我爸爸的电话号码。”我及时报出了他爸爸的号码,孩子一下愣住了。这时,我抓住契机,对其进行了教育,以爸爸的名义再次将孩子带到了宿舍,躺在床上,我就坐在床边陪着他,也许经过这样一折腾,孩子也累了,一会儿竟然也睡着了。看着孩子那熟睡的样子,带领些许天真的面孔,熟睡中嘴角还挂着那一丝甜甜的微笑,我终于松了一口气,再看看时间,已经一点多了。

  我曾经多次找袁博文同学谈话,谈做人的道理,告诉他一定要学好文化知识,这对他今后有很大的帮助。我问他明白吗,他漫不经心的点头表示明白,然而一上课,他还是照睡不误!作业也是偶尔做一次。平时一下课就来了精神,和几个男生疯赶打闹。问他怎么不学,他就一句话“我学不会”。怎样激起他学习的信心,让他对学习产生兴趣呢?怎样让他能够学到一些东西,终有所获呢?我苦苦地思索着。后来我发现他的字写比较好,决定从这里入手,鼓励他从教师的教案中抄答案。当我面批他的作业后,对他说:“其实你的字真的写得不错,你看,老师都感动的了呢,所以你一定要记住,只要用了心,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,任何事情都是一样,明白吗?”和以前一样,他点头表示明白,可是,我发现,这次的点头,他用的劲儿比以前的要大得多。

  这以后,他上课时很少睡大觉了,他的作业也能够交一部分了,看得出,他是在用心写。我不断的在作业本上,用蘸着红色墨水的笔,肯定他的进步,鼓励他继续不断努力。

  两年后他毕业离校,我也应聘到新的学校了。后来,学校家庭两头忙,我们自然就失去了联系,掐指一算,袁博文同学已是大小伙子了,不知他现在怎样了。我好想打听到他现在的情况,并亲口送上一声问候:袁博文同学,你现在过得还好吗?

责任编辑:陈 鹏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